女人花梅艳芳终生未婚却曾偷偷备下嫁妆?

  10月10日是梅艳芳“梅姐”的生日,虽然她已经离开我们很久,但她的面容、她的身姿,她的歌声,永远有人记得。

  作为梅艳芳好友的袁咏仪就是其中之一,她每年都会在微博上准时为梅艳芳送出生日祝福,今年也不例外。

  照片上的梅艳芳,笑容灿烂,正在切着蛋糕,眉眼间芳华尽现。然而谁能想到,这份美艳之后,经过了如何的苦楚。

  她在世时被誉为“香港的女儿”,公认为是最能代表香港精神的女子。无论是演艺事业还是情感经历,她的命运总是那么牵动人心。

  1963年,梅艳芳出生在香港的一个底层家庭。为了挣钱养家,梅艳芳四岁就开始随母亲登台唱歌,正因如此,梅艳芳早早便辍了学,养家糊口。

  1982年,19的梅艳芳参加“第一届新秀歌唱大赛冠军”一炮而红,出道第二年就能杀入香港十大劲歌金曲的女歌手,梅艳芳是第一个。

  或许是小小年纪便经历了人生百味,后来的“漫长路每多回旋,人如尘转圈”如此情感复杂的沧桑,她二十来岁就演绎得炉火纯青。

  那个年代,香港美人,各色风情。想要在王祖贤、林青霞、关之琳、邱淑贞中间拥有独属于自己的特色,何等地难。

  在舞台上,她是颠倒众生的百变歌姬,或魅惑,或优雅妩媚;在戏中,她或英气逼人,或娇柔哀怨。

  在短短的40年人生中,梅艳芳将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舞台。出道二十几年,她留下近50张专辑,35岁时遍获得香港乐坛最高荣誉“金针奖”,也是香港第一个获得国家级成就奖的艺人。

  不仅对朋友仗义,对同僚更是乐于提携,除了自己亲自带过的徒弟外,她对众多后辈照顾有加,最出名的就是郭富城。

  或许她太过完美,太过耀眼,也或许是阴差阳错,梅艳芳最后都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归属,以至于落下终身的遗憾。甚至病魔也阴差阳错地找上了她——子宫癌。

  犹记2003年11月6日,梅艳芳的最后一场“梅艳芳经典金曲演唱会”上,她一袭雪白婚纱亮相,戴上准备已久的珍贵首饰,向全世界宣告——“我此生已嫁给了舞台,没有遗憾”。

  她在台上向大家倾诉:“我老是觉得,夕阳和黄昏,都十分漂亮但十分短暂,我们应该珍惜更加争取身边所有事,否则瞬间便一无所有。”

  同年12月,梅艳芳逝世,一代传奇从此落幕。作为“香港的女儿”,她惊艳了世人,在世间留下了最璀璨的光影。

  但谁又能想到,在梅艳芳死后,她的母亲覃美金几次三番地向法院提出诉讼——声称要要回阿梅的亿元遗产。

  然而这位一个月可以领到数万元的覃美金,不仅嗜赌成性而且多次一掷千金,而且好吃懒做又重男轻女,家中的所有都靠梅艳芳生前一人维持。

  更令人寒心的是,她甚至为了钱公开拍卖女儿的贴身内衣物,500元就卖了,根本不给梅艳芳留最后的一丝丝尊严。

  这件事情曝光之后,不仅梅艳芳生前的好友彻底失望,从此拒绝接济她,网友们也纷纷指责梅艳芳这个无耻的母亲,称之为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梅艳芳,就像天上的一颗星,太过美好,太过耀眼。正因为这份美好,我们在她去世之后,依然能从她保留下来为数不多的珠宝饰品中,窥到她当初的倩影。

  2011年,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举办了—“芳华绝代——梅艳芳珠宝手表珍藏”专场拍卖,梅姐的43件拍卖品全数拍出,总成交额高为680万港元。

  当天的拍卖现场座无虚席,不少梅艳芳的歌迷、影迷前往助兴,就连梅艳芳的不少生前好友也纷纷出席,以此纪念梅艳芳。

  此次拍卖会的最大亮点就是,梅艳芳曾希望用作嫁妆、却只在最后一次舞台演出时佩戴的——意大利出品珍珠镶钻项链及耳坠套装,最终以158万港元成交,成为全场最高成交拍品。

  这套首饰以两颗大颗白色异形珍珠和一颗形状相约的灰黑色异形珍珠为主,项链由一片片镶钻的雕金羽毛组成,高雅之余平添几分妩媚。

  2003年梅艳芳最后一场演唱会时,身披婚纱,高唱《夕阳之歌》,奢华美艳,为我们留下最后一次惊艳容颜。

  斯人已逝,但即使多年过后,我们依旧能记得那个风华绝代的“梅艳芳”。记得她的魅力,记得她的善良,记得她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