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陪玩师:每天在线小时 女生也得拼实力-早安

  据不完全统计,电竞行业目前从业者为5万人,岗位空缺达到26万人,到2020年,人才缺口将扩大至50万人。

  很多怀揣着电竞梦想的年轻人,走上了游戏陪玩这条路。他们曾经是王者荣耀中的“荣耀王者”,是英雄联盟中的“大师段位”,是绝地求生中KD(场均“杀人”)超过6.0的资深玩家……如今在天猫上以游戏陪玩师的全新身份登场,悄然打开了电竞风口下的一片新天地,有的坚持每天工作14小时,只为离自己的电竞梦想再进一步。

  已是晚上九点,趁着转瞬即逝的间歇,小允赶紧扒了几口饭,又重新坐回到电脑跟前。作为一个游戏陪玩师,老板是他们这一行对于买家的尊称,老板在天猫店下单付费,包下一位陪玩师的某一时间段,通常是一到四个小时不等,陪玩师则在这段时间中,根据老板的要求,带着对方在游戏中纵横驰骋。

  看到对方的ID,小允欣然一笑,这是她最熟悉的老板,每天都会在晚上的固定时间出现。接熟人的订单有着显而易见的好处,小允不需要在游戏开玩前去考虑两人之间的破冰问题,“这很重要,如果遇到交流不畅的老板,游戏期间就会很尴尬。”

  作为一个有着整一年陪玩经验的资深陪玩师,小允有一套自己的破冰方式,“可以聊一聊自己曾经打出的战绩,或者喷一下某个坑人队友,玩家会产生共鸣,真不行,聊一下某个大主播,思聪校长也是个好谈资。”

  G港属于集装箱遍布的一个点,装备大多在集装箱之上,小允发现有个敌人在集装箱上站着不动舔装备(捡装备),便一梭带走敌人。

  “老板快来,这里好多装备!”她把好装备都留给了老板,并在老板舔包(捡装备)时在旁边保护老板,防止敌人偷袭,老板瞬间从霰弹枪变成了拥有自动且头甲在身的战士。

  突然,耳机里出现了老板的尖叫声:“啊,这个人好阴险,一点脚步都没听到,在集装箱里面蹲我!快来救我!”

  “好啦,替你报仇了不要太感动哟,我自雷(用手雷“”)吧,咱们赶下一班飞机,下局你要跟紧我呀。”小允从腰间掏出了雷,自雷退出了游戏。

  类似的场景,小允每天要经历无数次,每当老板遇到困境时,她都会拼了命地去解救,这给老板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在留言中,很多老板甚至感慨,“每次我倒下的时候,她都会拼了命地救我,感动,仿佛找到了初恋的感觉”。

  “陪玩就是要求给予老板提供比较好的游戏体验,老板就是上帝,我们做的其实就是服务工作。”小允说,即便遇到那种把把被秒的资深菜鸟老板,自己也必须小心伺候着,毕竟“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的标语就贴在墙上。

  小允是猎象网游天猫店九十位游戏陪玩师中的一员,1999年出生,却是这家店里最早入职的陪玩师,网店掌柜张达评价她“技术好,游戏打得贼棒”。

  事实上,早安小逃妻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弱肉强食被诠释得淋漓尽致,玩家只有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保证自己一路走下去,连颜值在线的小允也坚信,“女生要在游戏中生存下去,最终还是凭技能和实力,卖萌耍贱在这里行不通,没人愿意跟一个菜鸟组队,老板不是冤大头,付费找人陪玩,最终还是希望有人带他在游戏里6得飞起。”

  “老板可能会夸你好看呀,声音好听呀,但是最终选中一位陪玩师,还是看你的实力。”有着四年游戏阅历的小允,在英雄联盟的段位高达“电1王者”,这是一个令玩家肃然起敬的存在。

  英雄联盟的段位从低到高依次分为七级: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大师、王者,除了大师和王者外,每个段位从低到高又分为五个小段位,很多玩了几年的玩家,还是在白银或者黄金段位徘徊。

  “王者这是英雄联盟最高的一个级别了,电1又是最牛的一个服务器,保持最牛的等级,几千万的玩家中,只有千分之几的人能够达到这个级别。”张达说。

  在小允记忆中,有一次带一位老板玩英雄联盟,在选英雄的时候,老板选择了一个中单小法师,小允则选择了她最拿手的暗夜猎手薇恩,薇恩这个英雄特别考验走位和普通攻击的技术,但初期比较弱。

  半小时过去后,敌我人头比24:11, 整整差了13个人头。小允一方三路一塔均被推掉,甚至中2塔残血马上要被对方拿掉。

  在小允的指挥下,一波配合成功打了对方一个团灭,此时发育了这么久的薇恩已经输出爆炸,4下推掉了对方的高地塔,然后点掉了对方的水晶,小允和老板看到了胜利的标志。

  还有一次,开局就几乎被对面打爆,被压在高地,但是对方始终没办法攻上来,反而一直被团灭,持续了四十分钟,“我们一个塔都没有,对面一个塔都没丢,硬是让我们打烦了,索性投降溜了。”

  “这并不是一个偶然。”店长张达说,与游戏世界中表现出的强悍实力一样,现实世界中的小允也同样令人钦佩。

  在真正成为游戏陪玩师之前的十九年中,小允一直都是一个被父母宠坏的“小公主”,即便是翘课上网吧,玩游戏,高中辍学上中专,父母依然对她百依百顺。她其实是大部分家长眼里的不良少女,对未来的规划是“一边打游戏一边赚钱”,最大的梦想是能够站到电竞的舞台上参加比赛。

  张达曾经和小允在游戏中有过搭档,深知这位女生的过人实力,在此时有意向她抛出了橄榄枝,把她拉进了自己的陪玩团队。

  “因为扛着医疗费的压力,她每天打14个小时游戏,几乎就是打游戏,睡觉,睡醒了继续打游戏,赚钱攒钱,从一个月3千,硬是升到一个月8千,她现在的实力可以拿到40块钱的时薪,在线陪玩时间越长,赚得越多。”张达说。

  从对这个职业一无所知,逐渐成长为头牌陪玩师,这一年中小允走过的路,像极了陪玩师这个全新职业在天猫上渐渐兴起的脉络。从2017年底开始,曾经的网络代练业务逐渐转变为陪玩,到今年初,天猫正式上线了陪玩频道。以张达的理解,这一改变主要是为了“提升玩家的体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张达的天猫店正式推出游戏陪玩也不过三个月,但如今一天就有三百多个订单,到今年年底,他估计达到“日均两三千单根本不成问题”。

  有一次,小允带着老板“吃鸡”时遭遇一组对手,细看之下,她发现这个组队的构成非常有趣的对手,一个在线的玩家带着一个KD只有0.56的人,职业敏感告诉她,“要么是高玩(技能强的高端玩家)带着菜鸟朋友在玩,要么就是遇到同行了。”

  在实力高于一切的游戏世界,小允没有多少还手余地,她跟老板两人被很快吃掉,不过退出之后,她便跟对方搭上了话,后来才知道,“对方是某个电竞站队的职业选手,偶尔接了陪玩的订单。”

  张达透露,电竞的职业选手一般都是需要提前预约,而时薪则普遍会高于100元。当然,在网上遇到电竞的职业玩家并不是常有的事,更多的时候,则是游戏高玩、游戏主播来提供陪玩服务。有趣的是,电竞选手、游戏主播以及类似于KOL的高玩,也成为普通陪玩师未来可能的出路。

  随着去年IG夺冠,职业电竞第一次被大众了解,工资、比赛奖励、流量转化、代言、粉丝打赏……当电竞被作为一项正式体育运动之后,优秀的电竞选手收入便足以媲美一线体育明星甚至影视大腕。即便是退役的职业选手,也可以通过做主播、产出UGC 内容等方式变现。

  陪玩师虽然是个新兴的职业,但对于大部分年轻人而言,这更像是一个台阶,一个迈向更高级别的跳板,每一个陪玩师心里都拥有一个电竞梦,“打游戏赚钱只是糊口,有一天能去参加比赛才是梦想”。

  中国游戏排行榜(China Game Weight Rank)是由新浪游戏推出的国内最全面、最专业、最公正、最客观的多平台游戏评测排行榜,包含了目前市场上所有的手游、端游、主机游戏、VR游戏、智能电视游戏及H5游戏,力图为中国玩家打造最值得信赖的游戏推荐平台。

  新浪游戏APP为广大玩家提供最及时、最个性化的聚合订阅游戏资讯,以及业内最丰富、最具价值的游戏礼包资源,首测资格、稀有道具,成为高玩就这么简单。新浪游戏APP论坛力求打造一个属于所有玩家的超大朋友圈,为玩家的生活增资添彩。新浪游戏秉承为玩家提供优质服务为宗旨,不断优化创新,让我们一起创造快乐!